欢迎来到生态养殖!

中国鱼粉市场这两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各位鱼粉人大家好,时下已经是2月中下旬,秘鲁海洋研究员的轮船预计将在3月份开始鯷鱼资源的勘探,按照往常,这个时候国内应当是处于第一捕季资源的炒作之中,而且氛围亦是相当热烈。但是近两年,秘鲁鱼粉市场的炒作都仿佛是一记重拳打在棉花上,面对真假难辨的厄尔尼诺、水温、资源等信息我们变得越来越麻木了,今年的市场氛围简直是万籁寂静。特别是2015年秘鲁中北部B捕季的时候,从9月下旬开始,各种0配额、微配额的消息铺天盖地,中国鱼粉市场90%的人都认为资源不佳,众多观点均认为鱼粉市场供应将出现缺口。然而事实是,就在我们欢庆光棍节的那一天,秘鲁生产部公布了一个111万吨的配额来应景,这着实让鱼粉人跌破了眼镜。更出乎意料的是,消失了两个多月的鯷鱼最关键的时刻全跑出来了,配额以111.9万吨的数字超额完成。随之而来的,就是国内鱼粉市场的跌跌不休,以及鱼粉人的一声长叹。在此一役之后,不少鱼粉人发现,按照以往的思路与经验已经行不通了,鱼粉市场无声之中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首先,市场的主导权已经掌握在需求方的手里。

  早在静书2010年开始接触鱼粉的时候,当时普遍的看法是,鯷鱼作为资源性的产品,市场的主导权是掌握在秘鲁人的手中。尽管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鱼粉需求国家,鱼粉价格却不得不被秘鲁鱼粉市场牵着鼻子走,秘鲁鱼粉厂的报盘价格对国内现货形成直接的影响。然而,这两年我们发现,国内外鱼粉价格倒挂的现象越来越多。从2013年开始,已经连续三年出现,高价买回来的鱼粉被迫亏损出货的情况。而造成鱼粉现货亏损的原因,便是国内水产养殖形势不佳,以及国内鱼粉供需双方的博弈愈发激烈,特别是每年的7-9月的水产养殖旺季,鱼粉价格已经出现连续三年的旺季不旺。据静书了解,有贸易商在今年亏损程度高达2000-3000元/吨。血淋淋的教训使得鱼粉贸易商不仅仅只关注秘鲁方面的信息,不再将筹码押注在配额的大小上,开始更多关注国内的需求终端。比如说,国内对虾、海水鱼的投苗、养殖情况、暴雨、台风等恶劣天气对南方水产的影响,以及猪价的高低对生猪养殖户补栏积极性的影响等等。甚至于秘鲁方面的报告里,也开始阐述每周中国港口的鱼粉库存、中国饲料厂家的生产情况,以及国内的养殖情况这些信息。

  需求才是王道,这句话终于在鱼粉市场上开始应验。

  其次,我国饲料生产进入饱和阶段

  众所周知,每年有超过70%的鱼粉被用在水产料中,水产料的变化很大程度上影响着鱼粉的需求。

   

 

  图1 2007-2015年我国水产饲料产量及进口鱼粉消费

  大家可以仔细回想一下,早在2012年之前,市场上从未出现过担忧中国鱼粉消费下降的问题,更多的是对秘鲁鯷鱼资源的减少会出现的鱼粉供应短缺担忧。但是饲料行业却在2012年进入了饱和阶段,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是饲料增长放缓,甚至出现30年以来的首次下降,比如2012年饲料产量达到1.94亿吨,但是2013年却下降至1.91亿吨,尽管2014年有所恢复至1.97亿吨,但是2015年再度下降至1.9亿吨附近。而这样下跌的状况,可以说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饲料工业发展以来从未出现过的。正如图1中所呈现的那样,在2012年之前,饲料产量年增长率为8%,这个时候的进口鱼粉消费量也是大幅增长,2007-2012年六年的时间鱼粉消费量增长了31.9%。而2013年开始,饲料增长明显平缓,进口鱼粉消费亦是呈现震荡减少的现象。2015年,中国进口鱼粉消费为93万吨,为图1中最低的一年。

  2、饲料企业数量锐减,特别是大部分中小饲料企业被迫退出市场。2013年全国饲料企业数量还在10000家以上,2014年下降至9000家,2015年则还剩下6000家。这种现象也较大程上削弱了鱼粉的需求,主要是因为大中型饲料企业具备更强大的技术、资金、采购、团队方面的优势,面对鱼粉暴涨能采取更为灵活的解决方式。一旦鱼粉价格出现大幅上涨,大中型饲料企业凭借其采购、技术上的优势,可以迅速作出反应积极寻找替代品。饲料企业可以用越来越少的鱼粉,生产出更多的饲料。特别是,类似海大、通威这样的饲料巨头,这些年越来越多得参与到鱼粉外盘的采购中,跨过贸易商直接与秘鲁鱼粉厂接洽,尽管没有削弱鱼粉的需求,但是却对贸易商的角色与地位产生了冲击。

 

  

  图2 2000、2013、2015年不同品种鱼粉添加

  从图2中可以看出,2000年以来不同品种的鱼粉添加比例均出现了明显的下降,因为以上为平均值,据静书了解,2015年部分大型水产饲料企业的鱼粉添加比例在上图的基础上还下降了3-5%,而效果却保持良好,这里就完全可以体现出大型饲料企业在技术上的优势。

  3、对于未来,下一个五年饲料行业的增长同样有限,鱼粉需求也难以有大幅上量。

  前面已经说了,这几年饲料形势不好,那么2016年呢,2016年以后呢?农业部在做出的2016-2020年的五年规划中对饲料工业的增长的目标给出的2.2亿吨,这是什么概念?

   

 

  图3 十五-十三五规划饲料产量目标

  从图3中可以看出,从十五规划到十二五规划,每一个五年饲料产量预计增长5000-6000万吨。而十三五规划,提出2016年-2020年,饲料产量增长2000万吨。这个目标,比以前下调了60%。五年增长2000万吨的目标,每年平均增长400万吨,何况这还仅仅是个预期的目标~

  以上数据充分说明,未来五年,饲料总产量进入饱和,总量继续增长的空间明显收窄。君不见,正大(食品)、新希望(养猪+食品)、大北农(互联网金融)、通威(饲料+多晶硅多元化)等等饲料巨头都已经开始大转型,而开始的时间也就是在2012年、2013年(正如图1中显示的)。

  再次,经济大环境对我们鱼粉市场的影响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

  进口鱼粉作为贸易品,其进口成本直接受到了人民币汇率的影响。2015年底,国家提出了供给侧改革,去产能、去库存成为未来五年我国的主基调。面对国内庞大的库存,人民币贬值必将成为重要的手段之一。而如此一来,鱼粉的进口成本也将随之增加,而需求即将受到抑制。比如2015年8月份之后,人民币兑美元从6.2骤然上涨到6.4,2016年1月份又上涨到6.6,这期间鱼粉成本一吨上涨了400-500元。随着2016年供给侧改革的深入,预计人民币将继续贬值。

  除此之外,我们还必须关注的是,宏观经济增长放缓对居民购买力的下降的影响。从2014年开始,猪肉、水产品的消费出现增长放缓甚至下降的趋势,

   

 

  图4 2003-2015年猪肉消费及增长率

  图4中仅有2007年、2015年全国猪肉消费出现下降,一次是金融危机前夕,一次是2015年经济增长明显放缓的时候。据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猪肉供应量为5487万吨,相比2014年下降了3%。就增长率来看,2008-2012年期间,猪肉产量年增长达到5%-7%。要知道,在2013年、2014年的时候生猪存栏量可是达到了4.6-4.7万头,可以说是历史最高水平,但是当年猪肉产量却下降至3%的区间,2015年更是减少了3.24%。

   

  图5 2008-2014年我国养殖水产品产量

  从图5来看水产,尽管近年来养殖产品总量是在增长,但是增长的幅度同样是出现了放缓的苗头。特别是鱼粉需求的主力,对虾、海水鱼、甲鱼等。

  据中国渔业报报道(通威旗下媒体),据市场监测数据显示,

  2015年整个水产品市场四大家鱼整体走量偏弱,同比减少约5.3%;综合平均价去年同期下跌4%左右。从销量方面看,受全国经济萎缩,今年市场草鱼、鲢鱼销量跌幅明显,较去年同期分别下跌了约12.4%和13.5%;

  受三公消费减少影响,高端餐饮消费市场份额有所减少,中档的特种水产品消费也呈下行走势,2015年市场监测的8种特种水产的销售总量同比减少约1.54%,综合平均价较去年同期上涨了约11.3%。从销量方面看,除了鲈鱼、鳜鱼销量同比分别增长了约39.4%和10.15%,其余6种特种水产品销量同比均呈跌势,其中回鱼、甲鱼、鳝鱼等的跌幅都超过了20%左右;

  2015年虾类综合平均价较去年同期下跌了5.53%左右。从销量方面看,白虾、青虾的上市量同比分别下跌了约42.4%与7.7%,而南美白对虾、罗氏沼虾两个大虾的上市量同比分别增长了大约69.6%和49.7%。但是今年虾类养殖过程中遭遇恶劣天气、病害袭击,生长周期都不长。

  2016年经济形势同样不容乐观,能保住7%的增长就已经很不错。居民的购买力在未来1-2年内恐难以出现明显的上升。也就是说,2016年猪肉、水产品的消费继续乏力,鱼粉的需求也难以有所增长,甚至很可能出现下滑的情况。

  第四,是饲料企业态度的改变。

  早几年的饲料企业对数据、市场信息重视的程度不够,即使是像是新希望、正大、海大这样的饲料企业也很少有一套自己的数据库系统。更多的是搜集的其他来源的数据或者分析,而不是自建信息源。而2014年开始,饲料企业不仅积极扩充信息渠道,以掌握更多的市场信息,同时也引入行业内外一些具备专业分析能力的团队。所以现在,有的企业所掌握的数据甚至比行业内的平台还要广泛。在拥有了数据的基础上,饲料企业能够更清晰得看到市场的变化以做出决断。

  在拥有了信息、采购、技术、资金上的优势之后,饲料企业在面对贸易商的时候更加气定神闲。可以说,2014年、2015年这两年再也没出现过类似2013年5月的时候饲料厂疯狂扫货的现象。而2015年是养殖形势低迷,饲料销量下降的年份。饲料企业,特别是饲料巨头,若想取得增长必须依靠价格战。以海大为例,在2015年其他饲料企业销量纷纷下降的时候,其多次降价,销量反而取得明显的增长,2014年海大集团饲料销量在550万吨,静书预计2015年或达到650万吨左右。价格战的底气来自哪里,就来自于采购成本的下降。2015年大多数饲料企业都不好过,以第一梯队的饲料企业为例,正大、新希望、海大、双胞胎这些,预计有半数以上的饲料企业收入下降。2016年这种情况将会继续扩大。在收入下降,而成本需要极力控制的背景下,饲料企业更加难以接受高价的鱼粉。

  最后,是国产鱼粉市场的崛起。

  随着2013年以来国产鱼粉的整合,小型鱼粉厂关闭之后,国产鱼粉更加规模化、集中化。如此一来,鱼粉品质得到保障,国产鱼粉话语权也有所增加。特别是在进口鱼粉暴涨的时候,国产鱼粉以其突出的性价比成为众多饲料企业优先采购的对象。

  以上,是静书总结的这两年饲料市场比较明显的变化。面对这些变化,我们很难再用以前的经验,或者思路来操作当下或者以后的鱼粉市场。可以说,在经济大环境变化的前提下,养殖终端的变化掀起了一场饲料行业的变革,正大、新希望立志做食品,大北农要做互联网金融,通威要继续在多晶硅重振旗鼓,不论是做什么,其本质都是围绕生猪养殖户、水产养殖户展开的。就如在第一阶段我们所说的,终端为王。而反观我们贸易商、鱼粉厂供应端,尽管已经感觉到山雨欲来风满楼,那么接下来,我们鱼粉供应端是不是也到了思考如何去改变的时候了?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