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生态养殖!

生态养殖:广西模式初定型

以微生物化为代表的饲料革命,以固液分流、高架网床为代表的模式革新,在广西养殖业方兴未艾。参观、学习、考察络绎不绝,交流、互鉴、推广高潮迭起,业主、专家、官员好评连连……这到底是一次怎样的革命,这究竟是一场怎样的革新?

1 陆川县: “饲料微生物化+固液分流”变废为肥

如何让劣五类池塘废水摇身一变为可直接灌溉稻田的肥水的同时,还“附赠”大量生物有机肥?这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就是微生物。

广西聚银牧业集团陆川县大塘坡猪鸡场采用“饲料微生物化+固液分流”模式,养殖饲料、粪污经微生物发酵处理后,仅用2个月,猪场旁臭气熏天、鱼虾绝迹的的粪污池塘水流到最后一级时,蓝藻尽除、水质洁净、清澈如许,除达标还田外,微生物处理池持续分解生猪粪便,分离出来的固体物再混合发酵,收获丰富的生物有机肥用来养鱼种菜,种养循环可产生额外经济效益。

更令人惊叹的是,从监测结果分析,最后一级池塘外排水中的污水悬浮物、五日生化需氧量(BOD5)、化学需氧量(COD)、氨氮、总磷等5项专业监测指标,不仅完全符合《畜禽养殖业污染物排放标准》,更达到了《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其中,氨氮指标甚至达到了二级排放标准。与此同时,5项指标在经微生物处理前后均发生了惊人变化,其中,处理前的悬浮物竟是处理后的135.2倍!

这一奇效,经广西水产畜牧兽医局在去年10月底召开的全区现代生态养殖工作现场会作为典型经验推广后,让与会代表眼前一亮,迅速掀起了全区学习、宣传、推广应用“饲料微生物化+固液分流”等生态养殖模式的热潮。

广西聚银牧业集团这个产品专供港澳的养殖基地,一手抓产业链后端的积粪治理,一手抓产业链前端的微生物饲料革命,畜禽从进食到排粪都成功运用微生物技术,最终实现产品的生态安全、生产过程的生态安全和环境的生态安全的目标,获得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三赢”。

2 贵港市:“饲料微生物化+高架网床”节本增效

在贵港市港北区港城镇樟村,总投资亿元级的16栋大型建筑正在兴建。这不是超级商场,也不是工业园区,更不是人居社区,而是一个养殖园区,春节前后将有首批生猪入住。猪住的是二楼,楼板设有网格漏缝,显然是“高架网床”新样式。猪喂食经微生物发酵过的饲料,粪便从漏缝掉落底层继续发酵成生物肥。

周边约3000亩地已经流转集中,开春即配套连片种植优质水果,肥源就来自养猪场一层——“发酵车间”兼“生物肥仓库”。劳动力则来自周边转让土地的农户,贫困户优先吸纳。

“一十百千万”,是连同栏舍一并事先设计好的经营模式:一栋猪栏组建一个合作社,精准扶贫十户,种植果园百亩,出栏肉猪千头,户均增收万元。这是一种农牧一体、种养循环、业态创新与精准扶贫相结合的现代农业经营体系。

记者随后追访扬翔旗下贵港瑞康饲料厂,专门参观新增添的微生物生产流程,发现与传统饲料加工过程相比较,扬翔饲料添加了两道关键工序:一是在大豆、玉米等原料粉碎后,添加益生菌在恒温恒湿库房中先发酵三四天,再进入下一道生产流程;二是饲料制粒成形、温度降低后,适量喷淋新的益生菌再包装出厂,让饲料在运输、储存、喂食乃至消化过程中,继续发挥和强化微生物作用。

养殖园区合作各方无不信心满满:“饲料微生物化+高架网床”模式发展生态养殖,能较好解决养殖业产品、产业和环境安全问题,扬翔公司的实践证明能将养猪成本降到每斤(500克)6元以下,比传统养猪方式每斤节约成本1元左右;根据目前活猪每斤8元的行情,即便算上可能的市场波动,也有把握2-3年之内收回栏舍投资。

3 合浦县:微生物+植物皮壳核枝=低投高产

饲料经微生物化后养猪养羊养鸡养鸭,已经在八桂大地迅速推广。全国最大水牛养殖场——合浦县东园家酒厂在业内也首开先河,生态养牛实现饲料投入超低成本、收益获得超高利润。

东园养牛场不仅堆放中的果粮皮壳核枝冒着腾腾热气,二楼自然掉落底层的牛粪堆积中也腾腾冒热气——这是微生物发酵现象。粪便中肉眼看不见的微生物,来自喂牛的发酵饲料。东园家酒厂原先把酒糟废弃,污染环境引来民怨官罚。于是尝试把酒糟混进饲料中喂牛,没想到牛更爱吃,长得更好,粪尿也没原来臭。原因在于酒糟中富含微生物,从进食前到牛体内直到排泄后,对有机物全程发挥分解、转化作用。

东园家酒厂顺势进行益生菌研发,同时把水果、粮食加工厂的皮壳核枝等废弃物收集过来,经过发酵后用来喂牛。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些废弃物中包括许多出乎想象的东西,连荔枝龙眼的皮、壳、核、枝、叶,甚至坚硬的芒果核,发酵过后照样被软化,牛直接就嚼进去,还有防治拉痢等药用价值。厂区中风景树枝叶掉落下来,职工也拿去粉碎发酵,牛照吞不误。东园家酒公司董事长黄炳权说:“只要地上长出来的,没有微生物不能吃的,没有牛不能吃的。果粮菜蔗木的皮壳核枝叶,样样都能吃。人家养牛怕料不够吃,我们养牛怕料吃不完。”

现在,东园家酒厂数千头牛吃的饲料成本投入极低,牛奶牛肉品质还格外好,养牛的经济效益超过了酿酒。黄炳权解释:微生物把有机物微细化,营养元素在动物体内得到充分吸收,越多样越复杂越有益,废物全变好东西。

4 微生物饲料革命+模式革新=生态养殖的“广西模式”

合浦县东园家酒厂把废弃物利用到了极致,实现养牛饲料超低成本——仅花费少量可以忽略不计的运输费,让人叹为观止。

治理历史“顽疾”——聚银集团猪鸡场作为遍布广西的中小规模养殖场代表,以微生物为纽带,人为重造动物、植物、微生物三物生态循环系统,因地制宜将有机污染物在低碳节能条件下资源性转化为具有经济价值的产品和原料。不仅解决了高浓度养殖污水处理的设施建造成本和运营成本过高的“老大难”问题,还让环保治理不再成为一种负担,而成为一种多方共赢的利润增长点。

容县奇昌养猪场独辟蹊径,到原始森林中采集菌种,把中草药配入培养基中,针对母猪、仔猪、肉猪、公猪筛选出适宜菌种,因场制宜、一场一策“配对应用”,效果之妙让人心悦诚服。

从生产饲料起步,已经发展成为广西养猪业龙头老大的贵港市扬翔公司,选择饲料生产流程前后两道关键环节,添加微生物发酵和强化作用,使扬翔饲料成了每斤肉猪“六元成本”的利器,每斤“猪水”硬是比市场价格低1-2元;即便市价跌到全行业亏损,“扬翔猪”照样挺得住。

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考察后认为,广西养猪“大龙头”这些非常之举,集成并提升了广西养殖业近期兴起的两大共性关键:一是微生物添加从喂食环节前移到饲料生产流程,二是与之适应配套创造性地进行养殖模式革新;这标志着,以微生物利用为代表的饲料革命,以固液分流、高架网床为代表的模式革新,迅速融合为生态养殖的“广西模式”。

饲料中一旦添加微生物,立竿见影产生增产增收、提质降耗、生态环保的效果,给广西养殖业带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冲击波,迅速推广应用到家禽及水产养殖,业界人士、专家学者、官员智囊无不称之为一场“革命”。

完全发源于、逐步完善于广西本土企业的饲料革命和固液分流、高架网床为代表的模式革新,以及二者近乎完美的有机结合和配套应用,全面涵盖了全区大、中、小型规模养殖场的转型升级需求,自治区高层领导给予高度评价和精辟概括:猪、牛、鸡、鸭生态养殖方式已基本定型,形成了具有广西特色、可复制、可推广、可持续的养殖业“广西模式”,可以较好解决产品、产业和环境安全问题,是转变养殖业发展方式、推进现代农业发展的重大创新。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问者